搜尋

[性別] 重新思考月經貧窮

已更新:2021年9月22日

#不要救濟要永續


接續上一篇我提出的結論,若是專款專用,除了性別教育,也用在「真正需要幫助」的女性身上,那麼問題來了,誰是「真正需要幫助的女性」?這件事的重要性在於,如果我們不能釐清這個群體到底是誰,那麼很大的可能性會變成亂丟物資亂丟錢;我們不知道這群人真正的需求,甚至可能用錯誤的方法給、或者給錯對象。


#月經貧窮在台灣的兩個面向


我想要提出的概念是,月經貧窮在台灣有兩個面向:一是確實有一群人因為經濟等因素無法取得能夠妥善處理月經的用品,二是由於長期缺乏適當的資源投入及知識輸入,台灣社會不管在性別教育、青春期發展、月經與生育、青春期後的生理用品教育等,都處於一種貧窮狀態。


#基於永續的概念思考改善方法


永續概念的提出,是在反省當代經濟發展過程對環境、資源、文化等的破壞產生的反思,主張「在不影響後代福祉的狀況下滿足當代的需求」。但若我們回到英文原文 sustainability,其實更貼切的意思是「可持續性」,從個人發展、環保、教育的面向,都是思考月經貧窮問題的重要起點;不要發錢,要對個人、社會、環境都友善的永續措施。


#個人發展:不能只救濟或補助,而是要把協助回歸受助者生涯的發展性去看


如果我說「生理用品發放」早就已經是許多社福團體協助個案的發放物資之一,大家會很吃驚嗎?事實上,依照我先前在社福團體的工作經驗,生理用品早就是一些衛生棉公司固定捐贈讓社工可以發放給個案的物資,因為是衛生棉公司捐的所以多限於一次性使用衛生棉,我們可以說,如果機構服務品質沒有問題,那麼這些「有需求的女性」在案時,生理用品是可以取得的。


重點就在這三個字「在案時」。我們的福利制度設計其實「太」嚴格,只要你的狀況略有改善,常常就是結案的時候。以特殊境遇家庭為例,女性幾乎只有在發生變故例如家暴、性侵、未成年懷孕等狀況,才有可能進入被服務的系統,而這些服務都必須在危機解決,或者年限到達的狀況下結束,簡單地說就是:以目前的制度,你不可能送她一輩子衛生棉。


我想告訴大家的是,我們以為接受福利服務後結案的人,都會「從此以後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是一種太天真美好的想像:他們本來生存條件就比一般艱苦才會需要這些服務,只是「略有改善」就必須被結案(請不要責怪機構或社工,這是制度性問題),其實生活往往仍然困頓。這樣的話在制度還有辦法照顧到她的時候,我們是不是應該把協助的眼光放遠,不是解決她當下的需求,而是如何讓這些協助在她未來的生活中能夠延續?


所以反而在這樣的狀況中,要給的不是「解決當下需求」的一次性生理用品,相反地,若提供的是可重複使用的生理用品,當她離開這個服務,未來也有非常長的時間不需要為月經花任何錢。以我自己為例,月亮杯+月亮褲或布衛生棉的組合,已經讓我不知道多少年都是「零元月經」。


有些人可能會擔心個案因為貧窮而衛生習慣不佳或衛生條件差,我要說的是,不要單一化想像貧窮與窮人,台灣不是沒水沒電的生活狀態,就跟所有人都需要學習怎麼處理月經一樣,這些「需要幫助的女性」當然可以透過學習學會這些能力。確實有一些狀況是條件特別差或無自理能力的,例如女性無家者或需要長期照顧的身心障礙者,都需要開啟不同的討論,理解真正的需求。


當然,現在完全偏向一次性用品的提供完全不是任何人的錯,相反地,這是跨國大型衛生棉公司願意善盡社會責任的好事。只是,若我們要全面反省並設法消除月經貧窮這個問題,就不能依靠特定大型公司的善意,而是要有一套更完整,並照顧各種不同需求的制度。


#環保層次:可重複使用生理用品的重要性


重複使用型生理用品如月亮褲、月亮杯、布衛生棉等的永續意義:降低一次性商品對環境的傷害,在網路上已經有許多討論,我就不再贅述了,但「身體與環境」絕對是月經教育非常重要的一環。


#教育層次:月經教育不是處理經血,而是一整套完整性知識的其中一環。


我寫完上篇後,跟一個朋友討論,我們講到自己小時候初經來潮時媽媽的作法,勞工階級家庭出身的她說,媽媽確實曾經明白告訴她「因為衛生棉太貴了,所以不要太頻繁地換」,甚至媽媽會打開使用過的衛生棉檢查是否做到物盡其用。她說:「勞工階級家庭真的很窮!雅淳你沒有這種經驗對不對?」螢幕前的我一直笑,說:「我媽媽從來不跟我談月經的,因為宗教因素他說不出口。」


大家有發現嗎?媽媽提供的月經教育非常個人化,完全跟她的特質和經驗有關。


目前台灣對月經教育的想像偏重在「如何處理那些流出來的血」,但這些是不夠的,我們需要非常多包含青春期身心變化、月經和懷孕的關係、生理期的照顧、生理用品科技發展及運用等不論男女都應該知道的重要知識(特別註明男生的青春期發展其實也是相同狀況,但因為在此討論月經議題所以暫且跳過但這些都是我認為若「專款專用」應該涵括的內容)。但因為現在幾乎只偏重「經期處理」,所以常常被認為要回歸家庭處理,但每個家庭狀況不同,要求家長或照顧者擁有這些知識也太逼人,家長有的只是自身經驗。


#結論:專款專用是為了達成這些永續目標的策略


必須再說一次的是,雖然在性別平等教育法明訂國民中小學每學期應有四小時相關課程,但經費幾乎付之闕如,都說巧婦難為無米之炊了,更何況很多時候教師並不具備性別專業,沒有妥善的教育訓練或專業協助其實很難進行。


當然這筆專款應該包含哪些商品的營業稅是可以討論的,例如已經有人主張保險套的營業稅可以一併納入,而怎樣找到面臨月經貧窮的婦女、提供他們真正符合需求的物品、教育或協助,都是執行上必須詳細討論細節的問題,甚至我們根本需要一個大型調查,理解月經貧窮的真實樣貌是什麼(而且研究不能亂做)。破除貧窮確實是個困難的工作,必須以永續發展作為前提,去找到適合不同需求的組織方式和技術。


圖片來源:攝影師:Sora Shimazaki,連結:Pexels

3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